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安靜的傍晚沒有一絲噪雜,羞掩眉梢,自是憂鬱之久,寒暄打顫之餘,一場雪就揮揮灑灑飄落地那麼純白,沒有以往那樣洶湧澎湃,卻冷白了天山邊天空的側臉,無端打濕那些散弄不開的記憶。北風是歡喜是驚奇,總催得那麼緊,委婉的哨音聲掠奪了溫柔,藏起來的秘密無意識的落在那年高高的窗台邊,而如今人是地非,身在他鄉,風雪撕開激動的天空,如何又能回想? 2006年的隴之東南,我一人依窗聆聽風雪,那時漫天潔白的梨花在風中狂亂成舞,皚皚白雪沉澱在霧淞之上,孑然一個北國風光。那時一個女孩拿著勇氣帶著一紙信箋,便揭開了紅塵繁華,冬季的天空不再氤氳,空氣不再蘊育孤獨,暖色調成的顏色塗滿了整個信紙,留下溫暖的祝福,雪成了愛情浪漫的種子,開始交融相會,白茫茫的就鋪滿了整個校園,冰封了距離,戀人們好近好近。 五年後站在內蒙的天山邊,雖不是千堆雪紛飛,卻是古楓河畔,隔雪望江南,空落落一地白色,我手心攤開的思念,被冷落落的封凍,無人問津無人羨眼相看,像是一廂情願的走了這麼多年,今夜的雪累了,只輕輕飄落些許就收手了。 今夜雪花像那年元宵節禮花綻放的毫無拘束,肆無忌憚的毫無保留,它也在屬於自己的世界裡自我舞蹈嗎?思念成了南國紅豆無邊的牽掛,而北國此時正雪花纏綿,寄予誰? 一個孩子站立在風雪中,卻感覺弱不禁風,糾結了好久的思緒,碰到天山的阻擋又回到原處,若可以,也希望你能看到這雪景年華。佇立此夜,想起走過的五個雪季,溫暖寒冷自知,挽手相約的是幸福時光,浪漫成了記憶,殘喘成一種嚮往。 苦苦追求了這麼多年,站在雪裡,雪終究成了配角,促成了他們和她們的浪漫。歲月經年,回想那些風雪季節,吹痛被愛遺忘的一切,如今誰又躲得過這些感覺,像是蕭條像是不理睬像是沒有熱情。雪依舊孤芳自賞,自己做自己的事,有些夢想有些信仰是不是已經被如今遠在北國的風雪熄滅,冰封了相會的期限,路開始漫漫。雪滴在眼角,像美麗的回憶濕了誰的眼,雪季開始沒有誓言,不用兌現。 十一月末內蒙的雪像是一場告別,走過北國的戈壁灘,漂白了久遠的夢,不再那樣像愛情纏綿動人。熱情曾不增不減,轉眼間已是五年的時光,夢想卻只是像雪的時間,瞬間消失,別人笑的那麼燦爛,提醒我傷悲,別人成熟的那麼穩重,提醒我滑稽,別人笑傲著冷漠,提醒我熱情。 我要一個雪的世界,可以不冷,可以相知遷就,可以相濡以沫,可以相互安慰,可以相互烘暖,可以永恆…… 告別了秋季,紅塵笑傲了,來到了冬季,落雪成陣,天地之間肆意的揮灑,浮華盡散,流年人生中濫情的回憶,我又如何安安穩穩的做著自己事?這裡已是寒冬風霜,冰封了,無人看管。一泓溫暖的泉水,曾也在心間湧動了好久好久,呢喃著戀情的美麗。 也就在第二天早晨,走出門,我看見滿地的雪毯,縱是在一瞬間,落紅成陣,風依舊撼動著冷清的回憶,浮華流年在風裡搖曳不定,亦不知是何去向,拿什麼拯救這意念? 自知歸途,何須勉強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