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15th Apr 2012 | 一般 | (7 Reads)
提起中國的泥人,人們便會想到無錫的「大阿福」和天津的「泥人張」,然而,綻放在浙江東部四明山麓的嵊州泥人之花,卻以她誇張的造型、得體的裝飾、俊雅的色彩,不僅能與無錫、天津的泥人媲美,而且還有後來者居上的勢頭。   嵊州,原稱嵊縣,山水毓秀,氣候宜人,逶迤而清冽的剡溪水哺育了一代又一代的藝術名家。中國目前評審出的兩位國家級泥塑工藝美術大師,原無錫泥人研究所所長楊家奎和他的侄子高級工藝美術師柳成蔭,就是喝嵊縣的剡溪水長大的。   20世紀70年代,35歲的泥塑藝術家柳成蔭從無錫回到家鄉嵊縣,他看到剡溪岸邊的烏黑泥細膩潔淨,砂子少,黏性好,可塑性極佳,很適宜搞泥人,就帶領一幫年輕人,搞起了泥塑。其中的代表人物是張立人、宓風光和裘粵若,這三人都有一定的美術基礎和藝術功底,在柳成蔭的指導下,他們採來烏黑泥進行揉碾加工,增強泥土的黏性和韌性,然後用手捏塑,還將特別滿意的泥塑作品翻製成石膏坯模,用泥土印模後,上色彩繪,進行批量生產,逐步形成了嵊州泥人的製作產業。   在藝術創作上,年輕的嵊州藝人們吸取了無錫惠山泥人和天津「泥人張」彩塑藝術之長,融會貫通,另闢蹊徑,形成了嵊州泥塑自己的藝術風格:造型簡潔洗練,寫意多於寫實,幽默多於敘事。這些泥人小巧雅致,便於生產和攜帶。小的只有黃豆那麼大,但描繪精工,眼角分明,生動傳神;大的不超過20厘米,表現技法精煉,造型雅致,設色精當,艷而不俗。在服飾圖案的描繪上,俊雅得體,富於裝飾感和韻律美,尤其令人稱道的是筆墨的勾勒,左右兩筆,就勾畫出兩道清秀對稱的眉毛,彩筆一轉,就描繪出小女孩紅潤的面頰,使嵊州泥人的「塑」和「彩」巧妙地渾然一體。   嵊州泥塑大多取材於戲曲人物,兼有古典名著、歷史人物和民間傳統題材。作品有單個的,有兩個以上人物連塑在一起的,也有數個人物合為一套的。魯莽憨直的李逵,情意綿綿的白娘子,恢諧傳神的喬太守,雙目噴火的太陽神……許多人們喜聞樂見的人物都在藝人們的手下一一再現。近年來,藝人們把視線瞄向近現代人物,創作了秋瑾、拉琴阿炳、補鞋匠、文化名人、陝北老農、少數民族及世界首腦人物等作品系列,為泥塑藝術開創了一個廣闊的天地。   泥塑的可塑性強,可塑捏成各種形體,但牢度較差,易斷易裂,不便攜帶,有很大的局限性,嵊州泥塑的創製者們卻巧妙地駕馭這個「局限」,在有限的天地裡創造出無限的藝術世界。   壓縮人體的比例,簡略人體的四肢,給泥人以橫向的誇張,是克服泥人易斷易裂的好方法,由於藝人們「壓」得巧妙,「簡」得適當,使人感到比寫實的人體更真實耐看。如泥塑《梁山好漢》,刻畫了武松、魯智深、李逵和史進的形象,創製者對人體進行了高度的概括,略去了人體的腳,把上肢左右拉開,壓縮成一個橫橢圓形,使人物形象穩重敦厚、簡潔明快。在人物的形象上,著重刻畫其特徵和氣質:強調了魯智深坦胸露肚的身軀,胖腦袋下的絡腮鬍子和手中的禪杖;刻畫了李逵虯針似的剛須,銅鈴似的雙眼和兩柄板斧;還有武松行者的散發、英武的劍眉;史進則強調他身上的龍紋。這些特徵真實地揭示了「好漢」們的豁達、豪爽、剛直的性格。   四肢的簡略也很妥帖,往往用人物的寬袖、長袍、飄帶、頭巾、道具、鬍子、頭發來彌補由於缺少四肢而造成的空檔,以利於翻模生產。如彩塑《喬太守》,身段造型十分概括,左腳自豪地邁出,右手順勢甩過,形體起伏很小。其他如《七品芝麻官》、《武林高手》、《水滸英雄》、《晚清人物》等,在四肢的簡略上都處理得恰到好處。   為表現泥人的氣質和風度,藝人們又有意拉長人體,特別對女性的人體,突出了婀娜多姿的體態,給人以修長嫵媚的美感。如彩塑《敦煌舞女》,拉長的人體顯示了舞女苗條輕盈的身姿。又如彩塑《舞》,身姿呈S型曲線,搖曳的長裙上描繪了明亮悅目的色彩,將舞女拉長的形體襯托得俊雅可愛。彩塑《歷代詩人》把人物上下拉長又相應前後壓扁,動勢收縮,體現了挺拔、瀟灑、飄逸的詩人氣質。   對人體肩頭的處理也頗具妙思,肩頭位置的高低、大小,會直接影響到人物的動勢和氣質,給人以不同的藝術感覺。如表現為民伸冤的包青天,那微微隆起的肩頭,給人莊重威嚴之感;而丑角婁阿鼠聳起的肩頭,卻給人一種賊頭賊腦的卑劣感。在塑造妙齡少女時,削弱的「溜肩膀」使人感覺到輕盈秀氣,俊雅嫵媚,如西施、貂蟬、王昭君、楊玉環四大美女的塑造就體現了這一點。而削弱年輕儒生的肩頭,則增添了他們瀟灑倜儻的風姿,如《紅樓夢》中的賈寶玉,《梁祝》中的梁山伯等。   在長期的藝術實踐中,嵊州的泥塑藝人們綜合了眾家泥人之長,又開拓了漫塑、微塑和群塑的藝術品類,具有一定的藝術檔次,引起了泥塑行業的矚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