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8th Apr 2013 | 一般 | (5 Reads)
依稀飄過的白雪不會言語,沉默的上演這無私的衝動,我看到它晶瑩的靈魂在空中舞動,忍不住複製這一刻在我的記憶。路燈反射的雪很純白,緩緩飄落,張開手,讓雪花在我的掌心漸漸融化,化成了水滴,一傾手,劃過了我的手掌,畫出了一條清涼的弧線。我獨自在這裡陶醉著久違的美麗,沒有回憶,沒有思緒,只有在安詳的夜下被傷過的一顆心。 印象中江邊是我來過最美的地方,並不是因為這裡的景物,而是我在這裡留下了很多回憶,有美好的,也有酸痛的。突然感覺人就是這樣,可以為了短暫的快樂而用長久的傷痛去換。每一次來到這裡的階梯,眼前總是會出現很多影像。我牽著你的手走過,我的承諾留在這裡,自己的心碎在這裡…… 那一個老人對我說的是她自己的故事,她說當年下雪天他去江邊捕魚,結果沒有回來。此後她每當下雪天都會去那個港口靜靜的坐著,拿著他的照片一直等下去。我對她說應該接受現實,她卻說我相信他會等我下一個輪迴,所以我要等他這一生。結果她的話,證明了我的愚蠢,證明了自己是那樣的不堅定。我再次離開這裡…… 身體在顫抖,心也跟著寒冷,命運不同的簽,給了兩個相愛的人。結果誰在遠方喃喃自語?至始至終,同樣的等待,不同的結局。是誰在天涯吶喊,呼喚伊人的眼淚?雪太純白太多情,卻不懂我們的心。江水依舊平靜卻不懂我們的起伏。被埋葬 在雪中的腳印,我期待誰會再次走過。 我忽然間想起了自己刻在階梯上的一首詩:你的手牽著我的手,我的臉貼著你的臉。兩顆心一樣的節奏,兩雙眼同樣的眼神。你細數走過的腳印,我回憶來時的路途。我抓緊了你的小手,你靠近了我的身體。我明白這一刻過後,將走向不同的世界。你清楚這一刻過後,將要漫長的去等待。我在雪中與你握別,你在雪中為我送別。我們開始不同方向,走著各自來時的去路。漸漸消失在地平線。 雪越下越大,心越來越累。回去的路上,看到了煙花,在雪中綻放的魅力,我不忍多看一眼,因為我是一個人。

| 3rd Apr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靜靜地坐在河邊的那片鵝卵石上,輕輕地依附著那片青翠的小草,有心無心地用手中的柳樹條拍打著流動的溪水,濺起來的水珠,又落在溪水裡,彷彿像從天空中飄落下來的雨一樣的美麗。 如果你仔細的聽,那水珠輪迴散落在水中的聲音,更像一曲隨心而隨性的音樂,伴隨著緩緩溪水流淌時磨擦石頭的聲音,銜接著柳樹的枝條拍打水面的聲音,攙雜輕風吹過草尖的低吟,偶爾也能聽到幾聲小鳥和蟋蟀的鳴唱,整個一套完整而和諧的自然演奏曲,那旋律真的讓我入迷。 即使是這樣的心情,我也無法忘記她的那一抹不經意的微笑,是那樣的文靜而端莊的釋放,是那樣的體貼和愛憐,細微的那一份甜美,就漂浮在她的敏感的嘴角邊,靜靜地一閃而消失,那淡淡的溫純而雅靜的丰韻,那少有的女人含情的味道,卻真真地縈繞在我的思緒裡。 每當我寧靜地棲息在一個港灣裡,每當我的腳步停留下來的時候,每當我的腳步無法前行的時候,每當我遇到不快樂和快樂的時候,每當我在失意中懸浮不定的時候,那一抹淡藍色彩的微笑,總是溫暖地飄拂在我的世界裡,安慰著我那一片孤寂的心靈,陪伴著我的喜怒哀了。 細細想來,她那陌生而純真的微笑,又是那樣的熟悉,卻不記得,那一瞬間的她穿的是什麼顏色的衣裳,當時對我說過話,我也不曾記得,她身材大概的輪廓,也沒有注意到,更沒有問她的名字,只記得她那恬靜的微笑中蘊涵著一種美麗的安慰,蘊藏著一片美麗而和諧的天空。 撥開醞釀在心緒裡的迷霧,透過心底裡那條還沒有來得及癒合的縫隙,忍住欲要酸痛的滋味,就能感覺到她的愛,如同泥土裡的清香一樣隨風緩緩飄來。 有時候,確切的說,在每一天不固定的時候,我真的在幻想,用心地在幻想,幻想著自己再經受一次崩潰的打擊,經受一次漫長的精神與肉體的打擊,讓我的一切再次沉淪無力的時候,能夠遇見她的出現,能夠再享受一次那一抹微微的一笑,好讓我清晰地記住她的模樣和體態輪廓,記住她喜歡穿著的顏色。 這樣想著,不知不覺中身體已經移到了小溪水邊,一抹好似她身上的清香隨著水氣浮來,一片好像粉白色彩的荷花一樣的紗巾飄來,這朵荷花正是她包裹書籍時用的那條白色的紗巾,一定是她又路過這條小溪。 我想起來了,原來我書架上的那條粉白色的紗巾一定是她留下來的,我在祈禱那條紗巾是她有意留下來的,千萬不是遺忘的,是她在意的,是她用心的,是她就想那樣留下來的,我的心情猛然激動了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