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3 Reads)
其實說起來夠鬱悶的,昨天晚上去逛夜市,我的手機“小七”裝在包裡就這樣被小偷拿走了。說實話我長這麼大真沒丟過什麼重要的物品,就昨晚上……太鬱悶。小七里有很多我需要的電話號碼,二百多首喜歡的歌和七百多張隨手拍的有意義的照片,剩下還有很多遊戲和重要文件,都是我平時生活離不開的東東。 朋友都說“舊的不去新的不來”,只有這些安慰的話能讓我踏實點。但是話是這麼說,新的要來也是要用錢買啊,現在找工作難,找能掙錢的工作更難啊。 再來想想現在的社會,丟東西和被扒竊都成為了家常便飯,他們為什麼要偷我們的東西?我覺得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生存。也許他們從小被生活環境所迫,沒有接受過良好的高等教育;也許他們沒有一技之長,只能靠混吃混合過活。總之將說白了就是需要錢。我想現在每個人都需要錢。為了錢他們會做更下賤的事來報復社會,他們會始終在社會最底層遊蕩,在生物圈的最底層生存。沒有人能幫他們,只有靠自己。所以要偷我們的東西來換錢維持他們的生活。 丟了小七之後我的心情很低落,在回學校的路上我盡量讓自己平靜些回憶丟小七的過程,想了很多個如果。如果那些如果都能成真的話,人類都住在太陽上了。 我回到學校,在QQ上改了簽名“詛咒偷我手機的男的爛雞雞,女的爛咪咪”。真想把他們都人造毀滅了,希望能成真,這樣讓他們記住除了錢他們還有更珍貴的東西。不過詛咒能解決問題的話,很多人早就死在大街上了。 現在人們的生活質量是比以前好了,但是人們的素質卻越來越低了。真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,除了偷就是搶。讓我這個還未走進社會的小女越來越恐懼這個社會了。黑暗。 對不起我的小七,就這樣不小心讓你離我而去。希望你盡快壞掉,不讓小偷得逞。阿門……

| 9th Jun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我們相遇,並沒有百花盛開,煙火棄鳴的浪漫氛圍。四目以對,相視而笑,就在破敗的隨時都有可能倒塌的樓房下,我的心裡刻下了你的名字,萌發了愛情的細芽。天上的雲來雲去,地上的花開花落,不覺間,我們相識了一個又一個春秋,於是,我漫步夕陽黃昏之下,藉著輕輕晚風,放飛了淺淺希望,容我收穫愛的碩果。待那漫山群芳,可與你攜手,共賞百花之燦爛、高山之壯闊,天空之無際? 一切幻想皆與現實背道而馳,悄然間,我們的距離拉遠了,恍若你我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,相逢時,眼神直接從對方身上掃過,而後,抬起腳步,一步步的擦肩而過。在這一刻,以前愉快的回憶卻彷彿未曾有過一般,煙消雲散。只能依稀的記得,你那艷麗的臉蛋上勾起的一抹笑容,三分玩味,三分嫵媚,三分可愛,一分嘲諷。也還能記得,你那一雙淡漠的眼神,尤若世間的一切皆與你無關,包括了我,竟已不能從你眼裡讀出一絲對我的溫柔。 我是一個小孩,但我也懂得什麼叫愛。 我在苦讀萬卷書,漫遊黃金屋;我在豪飲千杯酒,欲行萬里路。欲充實而忘情,欲長醉而忘你,卻總放不下一顆等待愛情來臨的心。 忘了該忘的,痛的,傷的,得不到的? 以充實自己,來忘卻一顆尋求愛情的心。我坐在書桌前,桌上的一頁紙張,明確的寫著:我是一個小孩,懂得愛,卻未必能夠做到真愛。 於是了,我背上行囊,要從這邊,走到那邊,不求忘了情與你,只是想要讓時間確定,我對你的愛,是否能夠承受得住時間無情的考驗。 於是了,我穿過人海,越過高山,涉過長河……我茫目的前行。在等一個花開的季節,按照約定,也許你會神秘的出現於我的眼前,然後,拉起我的手,輕輕撲入我懷中…… 相遇是緣 卻得不到愛情的結 想想當年 如今不比從前 好想望見 你美艷的笑顏 常掛嘴邊 是你我相守的盟約 似水流年 一切已如輕煙 永不言忘 是你曾對我的好 永遠銘記 是那些可憶的曾經。 待那花開,是否注定我一人淚滿衣衫? 花開何時?何時會歸來? 滿腹憂愁隨風一路飄飛,幾許期待是否也隨風湮滅?
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安靜的傍晚沒有一絲噪雜,羞掩眉梢,自是憂鬱之久,寒暄打顫之餘,一場雪就揮揮灑灑飄落地那麼純白,沒有以往那樣洶湧澎湃,卻冷白了天山邊天空的側臉,無端打濕那些散弄不開的記憶。北風是歡喜是驚奇,總催得那麼緊,委婉的哨音聲掠奪了溫柔,藏起來的秘密無意識的落在那年高高的窗台邊,而如今人是地非,身在他鄉,風雪撕開激動的天空,如何又能回想? 2006年的隴之東南,我一人依窗聆聽風雪,那時漫天潔白的梨花在風中狂亂成舞,皚皚白雪沉澱在霧淞之上,孑然一個北國風光。那時一個女孩拿著勇氣帶著一紙信箋,便揭開了紅塵繁華,冬季的天空不再氤氳,空氣不再蘊育孤獨,暖色調成的顏色塗滿了整個信紙,留下溫暖的祝福,雪成了愛情浪漫的種子,開始交融相會,白茫茫的就鋪滿了整個校園,冰封了距離,戀人們好近好近。 五年後站在內蒙的天山邊,雖不是千堆雪紛飛,卻是古楓河畔,隔雪望江南,空落落一地白色,我手心攤開的思念,被冷落落的封凍,無人問津無人羨眼相看,像是一廂情願的走了這麼多年,今夜的雪累了,只輕輕飄落些許就收手了。 今夜雪花像那年元宵節禮花綻放的毫無拘束,肆無忌憚的毫無保留,它也在屬於自己的世界裡自我舞蹈嗎?思念成了南國紅豆無邊的牽掛,而北國此時正雪花纏綿,寄予誰? 一個孩子站立在風雪中,卻感覺弱不禁風,糾結了好久的思緒,碰到天山的阻擋又回到原處,若可以,也希望你能看到這雪景年華。佇立此夜,想起走過的五個雪季,溫暖寒冷自知,挽手相約的是幸福時光,浪漫成了記憶,殘喘成一種嚮往。 苦苦追求了這麼多年,站在雪裡,雪終究成了配角,促成了他們和她們的浪漫。歲月經年,回想那些風雪季節,吹痛被愛遺忘的一切,如今誰又躲得過這些感覺,像是蕭條像是不理睬像是沒有熱情。雪依舊孤芳自賞,自己做自己的事,有些夢想有些信仰是不是已經被如今遠在北國的風雪熄滅,冰封了相會的期限,路開始漫漫。雪滴在眼角,像美麗的回憶濕了誰的眼,雪季開始沒有誓言,不用兌現。 十一月末內蒙的雪像是一場告別,走過北國的戈壁灘,漂白了久遠的夢,不再那樣像愛情纏綿動人。熱情曾不增不減,轉眼間已是五年的時光,夢想卻只是像雪的時間,瞬間消失,別人笑的那麼燦爛,提醒我傷悲,別人成熟的那麼穩重,提醒我滑稽,別人笑傲著冷漠,提醒我熱情。 我要一個雪的世界,可以不冷,可以相知遷就,可以相濡以沫,可以相互安慰,可以相互烘暖,可以永恆…… 告別了秋季,紅塵笑傲了,來到了冬季,落雪成陣,天地之間肆意的揮灑,浮華盡散,流年人生中濫情的回憶,我又如何安安穩穩的做著自己事?這裡已是寒冬風霜,冰封了,無人看管。一泓溫暖的泉水,曾也在心間湧動了好久好久,呢喃著戀情的美麗。 也就在第二天早晨,走出門,我看見滿地的雪毯,縱是在一瞬間,落紅成陣,風依舊撼動著冷清的回憶,浮華流年在風裡搖曳不定,亦不知是何去向,拿什麼拯救這意念? 自知歸途,何須勉強……